谈谈日本铁壶的堂号和铁壶名家

2017-12-05 21:21 评论 0 条

说及铁壶的堂号,就不能不提及“龙文堂”,龙文堂的创始人四方安之助(1780—1840),是龙文堂创办人龙文的儿子,龙文(1732—1798)是丹波龟山市的一个陆军将校,他于1770年来到了京都做铸物师,他的儿子四方安之助继承他的名字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坊,即初代龙文堂。由于龙文堂是日本铁壶史上第一家采用脱蜡法精铸铁壶的,这使得它在日本老铁壶的历史上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名望影响日本及欧洲长达百余年。龙文堂的老铁壶不仅在日本民间及国家和县立博物馆有所收藏,在伦敦大英博物馆和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东宫博物馆笔者也有所见。所谓脱蜡铸造法,应源于中国的青铜器铸造技术,铸造器物的模具由模与范组成,即今日我们所说的模范。这种脱蜡法所铸之器物在铸造工艺完成后必须要敲坏模具才可取出所造器物,这样就形成了一模范一器物,所造器物也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由此可见此法所造铁壶的独一性和难得程度。在龙文堂鼎盛时期,一年所造铁壶也不超过150把,其稀有性可见一斑。

自初代龙文堂的四方安之助(也称安之介1780—1841)继承父业,龙文·四方安平(1732—1798)兴建龙文堂后又传授了制壶技艺于龙文二代的四方安之助(1796—1850),与此同时有两个对日本铁壶制造技艺和文化起到极大影响的著名釜师跟从了安之介学徒,成为安之介的得意门徒,这两个就是日本铁壶史上大名鼎鼎的波多野正平和初代秦米藏(也称秦藏六或藏六)。有史书记载正平和藏六是亲兄弟,两人在师从安之介后造化各有不同,波多野正平(1812—1892)学艺大成,尤以脱蜡制造而出名,满徒离开龙文堂后,他自立门户自许为龟文,创建了自己的堂号“龟文堂”。相当于我们现在人开办了自己的公司。而秦藏六(1823—1890)在掌握了蜡铸法后对中国青铜器文化极感兴趣,以至在后来他所制作的铁壶等茶道用器中多次将中国西周时期许多青铜器上的图腾纹样铸在自己的壶身和器件上,形成独到风格。藏六釜师没有创建自己的铁壶堂号,后来所见到他造的壶体上一般有“藏六居造”“藏六二世”“三世”“四世”“藏六造”等章款,这可能与他被天皇召为宫廷御用釜师有关。藏六壶型有用图腾中神鸟神兽的兽口为壶嘴的,看上去非常美观且别具一格,不仅壶嘴精彩,壶身也多有饕餮、如意祥云、富贵回纹,龙凤呈祥等浮雕和嵌银工艺的图案出现。藏六的壶虽无堂号,但其壶身落款“藏六”也是一直代代相传,亦可等同于藏六堂也。藏六系所造茶器除铁壶外还有诸多种类的器具,如铜器、银器、茶器、文房四宝、香道用具等,特别是茶道用具例如釜、炉、水指、建水、盖置、水竹、茶五德、茶壶、罐、茶托、茶入、茶碗、茶刀、茶则香炉、花插等等,每一器件都精美至极,实为追崇者收藏之佳品。笔者近年来就很喜欢藏六的作品,也有幸收藏到一些藏六铁壶和铸器,特别是藏六的银壶一直是笔者追求的藏宝。

在京都著名的釜师中,还有龟文堂的梅泉和铃木光重,这两人是龟文堂堂主波多野正平的徒弟。还有一位龟文堂名人就是淡海秀光。谈到龟文堂的名釜师还是要追溯到他们的师傅、龟文堂堂主波多野正平。可以说在日本铁壶制造领域,正平釜师是一位极具创新意识的著名大师,他创建的龟文堂曾因创新进取一度是指超越了师傅安之介的龙文堂的日本铁壶界的声望。龟文堂的很多名釜师以及龙文堂系的铁壶都为当今收藏者追崇。龟文堂系的主流作品,除名釜师自成一格的壶风外,就是龟文堂的波千鸟系列,家拙日本琵琶湖之东的山水、鸟、虫、兽、舟、桥、花、草,但壶的提梁却一律采用了龟文堂特殊发明的“S”形可拆卸式的提梁,这种提梁在出门论茶道的时候可将壶提梁拆下并可作为置壶的坐垫,即便于携带又具有其功能,还不占地方,被用者广泛认同。观龟文堂的铁壶作品,极具美感,每一个壶身的图案都仿佛在记载和述说一个个历史长河中所发生和上演过的故事,或神奇,或美妙,或沉重,或平淡⋯⋯在笔者收藏的龟文堂铁壶中就见有湖光春色、小桥流水、独钓渔翁、过桥樵夫、蛙戏风竹、蟹戏兰花、兽口吐雾、波千鸟鸣、芦荡鹤舞、仙山阁榭、梅兰竹菊、岁寒三友,等等,每每将藏壶列队赏之,如参观一个浮雕式中国山水花鸟画展。

在龙文堂的铁壶中落有“龙文堂造”的款识一般常见于壶盖背面,也有落在壶身后面的,但这一般多属龙文堂主造壶,但在龟文堂则有所不同,其壶的款识都在壶的后身提梁的后环付下,一般印有“日本龟文”“龟文堂造”和初代的“龟文造”“龟文堂”等等。在很多龟文堂系的老铁壶中我们都可见到在壶底上落有一处大或小方章款,一般上面有:“家拙日本琵琶湖之东”“家拙日本江州旭再里”“日本琵琶湖东北幡住”“龟文之印”“正平之印”,这类章款一般是龟文初期的正平系统,时间当在江户晚期,距今一百五十多年。

到了龟文中期即明治(1868—1912)晚期至大正晚期(1912—1926)的波千鸟系,壶底多为大方章款,印有“家戊日本琵琶湖在东”“家拙琵琶湖有东”等。

在龟文堂系的铁壶中不能不提及波多野正平的高徒就是梅泉和光重,这两位高徒的制壶成就曾及一时,可与师傅媲美,特别是铃木·光重,因为所造之壶都为当时王宫贵族及社会名流藏用,所以数量极少,至今发现流传于世的不过十几把而已,以至于光重造壶为众多铁壶收藏者极其稀罕之宝物,当下收藏价甚至超过了他的师父波多野正平,单只光重的铁壶不舍出人民币百八十万者休想得到矣。近两年西泠老铁壶拍卖行事大大见好,十几万几十万的铁壶拍价已不稀罕,而去年日本铁壶拍卖行情也是一路飙升,云龙仙翁童子之类极品老铁壶都被藏家以高达近千万日元拍走。去年末在嘉德拍场上也有高达一百六十余万元的新高产生。梅泉釜师的壶也是稀有之器,不过比光重的要略多一些。比起光重壶的简约、内敛、禅定、大气,梅泉造壶更加追求古朴、幽美、浑圆、精工而别致的风格。梅泉壶的提梁在继承了师傅可拆式的功能上又加以大胆美化,用一枝盛开的梅花做成了惟妙惟肖的壶提梁,真是美极了!光重的壶只是在壶体后部落有章款“日本光重”,提梁有豆角,梁上嵌制银蝙蝠的、用竹节形做提梁的,也有素面提梁的;但梅泉的壶在落款上则多了一些变化,有“日本梅泉”,也有“梅泉堂造”,还有一些梅泉形制的梅泉系壶。在梅泉造壶的图案上多以山水、阁榭、渔翁、樵夫、小桥、扁舟、花鸟鱼虫为主题,其构图与精铸工艺也达登峰造极。

如果我们泛泛地数出一些日本老铁壶名釜师的话,现今而言笔者认为应该提及的当有百余位。在百余位中着重点出一些的该有如下几十位,分别是:四方安平;龙文堂的初代到三代安之介、四代喜一郎、五代沟口喜兵卫、六代茶二郎、七代安太郎、安之介的弟子波多野正平及初代藏六至四代藏六;波多野正平的弟子梅泉、光重;龟文堂系釜师淡海秀光;龙文堂釜师上田照房、大国寿朗、大国翁、严本、井上(即梅泉)、林、岛、西房、河田昌晴;金龙堂的名越昌晴、初代大国寿朗、佐野;金寿堂的雨宫宗兵卫、雨宫宗;光玉堂的佐藤提;松荣堂的荣真;省寿堂的省三;色堂名人美之助。还有金工家的金谷五郎、三郎、中川净益;大西家族中的净雪、净寿、净长、净春、净中和净雪的弟子高木治良兵卫;加贺的宫琦寒雉等等。还有明月家族等一些家族制壶师,以及日本南部铁器的诸多釜师。在日本的铁壶名师中还必须要提到如下三人,他们是被日本授予无形“文化财”,也就是人间国宝的工业技术类的金工类釜师长野垤志、角谷一圭、高桥敬典。以上三人的造壶技艺已属炉火纯青,其中角谷一圭更是上乘高手。笔者几年前喜得一把角谷一圭的极品佳作,这把壶壶身稳重、简洁、细腻、铸工精致,特别是壶盖以雨伞造型制造真是妙不可言,一直被笔者宠爱至极。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谈谈日本铁壶的堂号和铁壶名家 | 铁壶网
分类:铁壶品牌, 铁壶知识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